中国科普研究

中文
English
  • 会议征文和项目评审
  • 中国科学探索中心
  • 中国科普研究所科学媒介中心
  • 科普史料馆

中国科普研究 » 科普创作 » 创作理论

【世界科幻动态】“我的创作受金庸影响”——韩国科幻作家金宝英专访

文章来源:科普作家协会 作者: 科普作家协会 发布时间:2022-01-20 09:07

        作家简介
        金宝英(Kim Bo-yeong),当代韩国代表科幻作家之一,被粉丝们评为“最具科幻色彩的科幻作家”。2004年,她以《触摸的经验》(「촉각의 경험」)获得韩国科技创意写作奖最佳中篇小说奖,从此开始了作家活动,之后,她凭借《7名执行官》(『7인의 집행관』)在第一届韩国科幻颁奖礼获得最佳长篇小奖,以《世界上最快的人》(「세상에서 가장 빠른 사람」)在第二届韩国科幻颁奖礼获得优秀中短篇小说奖,以《有多相似》(「얼마나 닮았는가」)在第五届韩国科幻颁奖礼获得最佳中短篇小说奖。
 
        采访者:金宝英女士,您好,首先恭喜您在2021年出版了两本英文科幻选集——《On the Origin of Species and Other Stories》(《物种起源小说集》)和《I'm Waiting for You: And Other Stories》(《我在等你小说集》)。非常高兴能有机会采访您。
        您在正式成为科幻小说家之前,曾经担任过游戏开发者,做过图形设计,剧本创作等,请问这些经历对后来创作科幻小说有什么影响?
        金宝英:这些经历培养了我在喧闹的环境里也可以写作的能力,也赋予了我不被读者评价所束缚的斗志。事实上,游戏市场比图书市场大得多,通过游戏市场,我接触了更多的人,也可以更多地表达自己。在中国也类似,我的游戏剧本比我的小说更先被介绍(Seal,中文名“希望”)。在设计游戏剧本的过程中,我收获了很多粉丝点评和粉丝艺术作品1,可以说,我很难通过写作获得这些。通过开发游戏,我在年轻的时候已经见过了很多“读者”,所以在这方面我有充分的经验,这是之前经历给带给我的正面影响。
        采访者:我们都知道,2002年您的出道作品——《触摸的经验》获得韩国科技创意写作奖最佳中篇小说奖,从一开始就展现了非同寻常的表现力,那您开始创作科幻小说契机是什么呢?
        金宝英:事实上,韩国的类型小说市场随互联网出现才开始起步。小时候,这个世界上还没有网络,虽然我通过充满幻想的童话、漫画、电影、古典文学迷上了幻想,但是,我逐渐意识到,自己真正喜欢的故事无法出版,这让我有碰壁的感觉,所以最初选择了游戏这个领域。但是游戏开发是一项合作类工作,所以我很难写自己喜欢的故事,在这个过程中,也发现了很多不足之处。然后,我就想,反正也不能出版,就尝试着为了自己而写,只写自己喜欢的故事。就这样写下来,我的小说就被划分到了科幻小说。所以我相信,当代作家只要不拘泥于条条框框、不受制约地自由写作,就容易切入科幻创作。
        采访者:您的科幻小说获奖颇多,可见您的创作才华,您也被称为“韩国最活跃、最具影响力的科幻作家”,那我想问您,您都从哪里获得创作灵感的呢?
        金宝英:与其说创作来源于灵感,不如说创作源于毅力与恒心。我从每天闪现出的无数个灵感中挑出几个持续思考,再从持续思考的这几个灵感中挑出几个开始创作,之后便会有一个作品问世。我认为,这个过程很像在心中不断地进行选秀。
        采访者:有没有对您影响很大的科幻作家和科幻作品呢?
        金宝英:我觉得,我看过的所有作品都对我有所影响。正如刚才所说,我并不是通过阅读科幻作品才学会创作科幻作品,我是从很多看似与科幻作品无关的众多题材中明白了什么是“科幻”。不妨举中国作家的例子,我的创作其实受到金庸的影响,很喜欢具有神力的人们的武打片段。我最近了看了2019年上映的电视剧《倚天屠龙记》,其中的光明顶战斗实在太美了,我重播了20次。我认为,很多故事都含有幻想的成分,就连韩国的历史书中都有关于神话生物的故事。
        采访者:您在韩国科幻迷中拥有极高的人气和支持率,韩国著名导演奉俊昊因赞赏您小说写作的功力,邀请您担任了电影《雪国列车》的剧本顾问,那么,在制作电影《雪国列车》期间,有没有一些比较有趣的幕后花絮呢?在您当时给电影制作提出的意见中,有没有至今都让您印象深刻的片段或者细节?
        金宝英:我当时负责为电影剧本初稿提供好的点子。我当时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新人作家,根本没有人认识我,我也没有公开自己设计过游戏剧本的履历。当时,我的第一本合作短篇小说集刚出版没几天,突然收到了一个陌生来电,电话那边说:“我是导演奉俊昊,读了你的小说之后想联系你,我们一起工作吧。”我当时以为是恶搞电话,想要挂掉电话,但是电话那头的声音实在是太威严了,确实不像是恶搞电话,所以我没有挂断。当时奉俊昊导演读过的小说就是《物种起源》,这本书2021年在美国出版了。当时奉俊昊导演看了一个新人作家的一篇作品就委之以重任,所以,奉俊昊导演才是真正了不起的人。我认为担任电影《雪国列车》的剧本顾问这件事不是让我炫耀的事情。而且,当时其实是导演一个人写完了电影剧本。尊敬的奉俊昊导演,很抱歉我一直把担任电影《雪国列车》的剧本顾问的经历写在履历上。
 作家金宝英及《物种起源》2021年在美国出版的英文版封面
        采访者:菲律宾作家迪恩·弗朗西斯·阿尔法(Dean Francis Alfar)曾表示:“当前的科幻文学是一种西方的、男性的评判视角。怎样追求文化的代表性、性别的平等性,是科幻界的一个问题。”请问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我知道您曾经在“科幻春晚”活动中创作过一篇《“年”来的那一日》,里面涉及了舜、孔子、老子、墨子,以及一只叫作“年”的怪兽,富含中国元素;您的《神之进化》作品中也蕴含了很多韩国元素和古代神话故事。请问您在科幻作品创作中会不会下意识地去凸显一些东方文化的特色呢?
        金宝英:韩国科幻界的风格与西方科幻界很不同。直到2016年,韩国科幻作家数量和读者数量才开始飞速上升,这与韩国女权运动和随之发展起来备受瞩目的女权科幻不无关系。在我出道时,韩国科幻界中女性作家和女性读者就占了半数,现在,这个比例还在持续上升,据韩国线上书店的统计,接近80%的科幻作品读者是女性,并且,现在韩国科幻畅销书作家是以金草叶、千善兰为首的二十几岁的女性作家。另一方面, 现在仍活跃的韩国科幻作家中,DJUNA被评为元老级的作家,但迄今为止,我们仍不知道DJUNA作家的性别,我认为这促进了韩国科幻界性少数群体(LGBT)的发展。现在仍在活跃的韩国科幻作家中,我也属于老作家了。我认为韩国科幻界从初期开始就以女性和性少数群体为中心,所以,韩国科幻界在今后也继续会走与西方不同的道路。但是,这只是韩国科幻图书出版所呈现的特点,网络小说和网络漫画有更大的市场,所有它们各有不同的特点。
        在春节特辑中,未来事务管理局给我的主题是“北京西站和春节”。我在维基搜索后,发现中国有很多春节神话,所以我把它们写进了小说中,我认为这是很自然的联想。与其说是下意识凸显这方面内容,不如说,这种东方特色是小说创作中不可缺少的部分。我认为,这和美国人的作品中不可或缺地会出现基督教文化一样。对我来说,我已经非常熟悉东方经典,在日常生活中我也热衷于阅读这个类型的作品。
2018年科幻春晚
        采访者:您是怎么看待翻译与创作的关系呢?您觉得,在科幻作品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过程中,科幻翻译目前还有什么问题和需要改进的空间呢?在您的两本书出海过程中,您有没有发现科幻翻译的具体问题?
        金宝英:我认为,单单能实现翻译就已经让我很开心了。之前,韩国科幻作家不可避免地认为自己作品的读者范围很窄。虽然包含朝鲜在内,使用韩语的人口有一定体量,但是由于南北之间并不能交流,所以实际上韩语科幻作品的市场比较小,因此,将韩语科幻作品翻译成其他语言出版很大程度上鼓舞了韩国的科幻作家。就我个人而言,我经常阅读其他国家的作品。据统计,韩国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中出版翻译本最多的国家,韩国的书籍中有四分之一都是翻译本。翻译本虽然或多或少会有一些转译或遗漏,但是我仍然看得乐此不疲。所以,我认为阅读韩国文学翻译本的全世界范围的读者也和我有一样的心态。
 金宝英
        采访者:虽然是科幻作品,但是您的作品其实折射了很多现实生活、社会问题,体现了您对社会的反思,那么您自身是不是平常就对社会问题关注度很高,经常思考社会现象呢?
        金宝英:这个问题的答案和刚才您所问的我是否下意识地在作品中凸显东方文化的提问的答案很相近。与其说是有意识地关注社会问题,倒不如说是因为我生活在这个社会里,想不关注社会问题也难。科幻小说包含了我的一切,包含了我所身处的环境。
        采访者:《我在等你》是个很感人的故事,虽然故事背景设定在遥远的未知世界,但是故事里所展示的爱情确是一如既往、亘古不变的,即使科技再怎么进步、世界如何发展,爱人之间真挚的感情是不会改变的。比起科技,您是更想称颂人类珍贵的情感吗?听说您创作这篇小说缘由于粉丝的婚礼,那么创作时有没有什么有趣的故事?
        金宝英:发现您很了解我的作品。《我在等你》这篇小说受既是我的粉丝又是老朋友的委托而创作的作品。当时他决定向爱人求婚,想了很多求婚的方式,最终想到了通过朗读小说求婚。但是,他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小说,所以,他苦恼了一阵子后拜托我写一篇用来求婚的小说。我觉得这个委托很有趣,所以就创作了这篇小说。创作这篇小说的目的非常纯粹,就是为了让一位连我都没见过面的女人在听完这个故事后答应结婚。所以在创作小说时,我使用了书信体,小说里除了一个男人外,没有其他登场人物。所以,这篇小说本不是用来出版的,在小说创作后接近一年左右的时间里,这篇小说是只有我们三个人才知道的秘密。后来,我的这位老朋友决定让它出版,这篇小说才最终问世。现在,它成了我的作品中最受欢迎的小说之一,而这篇小说这么受欢迎,也许是因为这是一篇创作的时候没有夹杂任何私心,只是为了一个人所专注而写的文章吧。您提到了科学技术与人的感情的对比,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直到世界的尽头,人的感情都是更重要的。
金宝英著《我在等你》
        采访者:请问您怎么看现在韩国科幻文学的发展现状?对于未来韩国科幻文学的发展方向,您有什么想法吗?对于未来韩国科幻的海外传播,您有怎样的展望呢?
        金宝英:正如我刚才提到,在过去几年,韩国科幻市场的作家和读者人数迅速暴增。在此之前,韩国盛行的科幻畅销书一直是海外书籍,但是现在韩国本土的科幻作品不仅在韩国科幻市场内、甚至在整个文学市场中也跃升为畅销书。短短几年内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我感到难以置信。另外,随着最近流媒体的流行, 韩国的科幻作家在更充足的资金支持和更为自由的环境中获得了更多可以自由想象的机会,所以,优秀的作品不断出现,在世界市场上似乎也获得了更多的关注。我想,在未来,韩国科幻文学会有更好的前景。
        采访者:最后,您有没有想给中国读者推荐的韩国科幻作品?以及您最想给中国读者推荐自己的哪本科幻作品呢?
        金宝英:我有很多想推荐的作品,如果只能选择一个,我会选择西亚拉(音译,原名为Siara)作家的《阴间最后一天》,这篇小说有中篇,也有长篇。这篇小说的内容是人类灭亡后,规模庞大的人口涌向阴间,导致阴间行政瘫痪,并引发了大混乱。他们渐渐意识到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活着的人,那么阴间也会消失,因而,阴间公务员与死后来到阴间的专家们和其他国家的阴间使者合作,分析事态并寻求解决方法。这篇小说是反映了韩国的传统阴间观的神话故事,也是一篇硬科幻小说。
        如果要推荐我的小说的话,我想推荐《今生先知》(The Prophet of corruption)。这篇小说是基于“梵我一如”或“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故事。如果你觉得这两句话听起来不奇怪的话,那么我想你也能很容易地理解这本小说。这篇小说讲了整个宇宙是具有整体性的生物,在现世生活的人只是完整的人的一个部分,当他到了阴间,与阴间的这部分合为一体才是一个完整的人。
图金宝英《今生先知》(The Prophet of corruption)
 
注释:
1 粉丝艺术:Fan Art,在这里指游戏粉丝绘制的以游戏主角为主体的画作。
采访者:方瑞晴,首尔国立大学国际大学院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中韩文化交流与大国外交。
本文选自《世界科幻动态》2021年第11期
中国科普研究所
返回顶部
联系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访问

文章部分访问量:347042人次